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nny | 13 November, 2008 | 一般 | (97 Reads)
呂穎也惡狠狠地回敬牟英︰“好,好,你摸吧,別歇手,等哪天甘老爺來了,你看我的呵﹗”
  牟英離開後HTML clipboard可愛的人兒呀,呂穎便跑進臥室,將門  地砸緊。
  葛HTML clipboard冬日的暖陽 何以回家 何以言愛 山美,水美,人兒美占水耐心地哄勸道︰“你怎么這樣,人家不是開玩笑嗎?又不是來真的。”
  呂穎啜泣著︰“你咋那麼賤,她用手摸你臉,你連動都不動,是不是很享受哇?”
  葛占水用一種委屈的腔調說︰“你怎么長個袖珍心眼呀,別說是牟英沒那個意思,就是有,你看我還有那份勁嗎?我的心思不是全在你身上嗎?要不是看在她是左鄰右舍的姐妹,平時遇事有個照應,我尿她個鬼﹗我怎么會找一個在網上騷首弄姿,給爺們戴綠帽子的女人呢?”
  一聽到綠帽子幾個字,呂穎心裡咯  一響,旋即拉開門栓,揉著眼睛說︰“我不許你對別的女人好,更不想她們碰你。”
  葛占水捏著她的下頜︰“不會的,我只對你一個人好。”
  呂穎粲然一笑,說︰“把臉洗乾淨。”
  看見葛占水進了衛生間,她走跟前︰“用刀刮刮吧。”
  葛占水回家時已經是深夜了。
  他看見於水淼還在廚房裡忙碌,便走過去問︰“你怎么還不休息?”
  於水淼說︰“我想給孩子炸點春卷。”她邊用漏勺舀出炸黃的春卷,邊說︰
  “今天我去學校,給他帶點鹵肉,他稀罕得不得了。我想今天再炸點春卷,明早送過去。
  葛占水的心,也彷彿剛從油鍋裡滾出來的春卷,冒著熱氣。
  他說︰“你把他慣壞了。學校什麼沒有?讓他自己掏錢買。”
  “那到是,”於水淼說︰
  “不過,他嫌貴,舍不得掏錢買。”
  葛占水又擰起了眉疙瘩︰“你看,是不是跟他那個死娘一個模子倒出來的?既貪嘴,又扣門,又自私。”他說著話朝臥室走去。
  拾掇完廚房的於水淼進臥室時,發現葛占水正佇立在雕花的工藝窗前,凝眸遠眺,一付心事重重的樣子。她順勢望去,漆黑的視窗,只有狐獨的街燈在寒風中冒著桔黃色的煙氣,城市的上空漂浮著影影綽綽的星星。
  “你有心事?”於水淼依偎在他身邊。
  “喔──沒有。”他抽出胳膊,將她窩在自己的臂腕裡說︰
  “就是感到有點累。”
  “那你就早點休息吧,我去給你倒杯牛奶。”
  “不喝了,喝完老想上廁所。”
  “咳──”於水淼像忽然想起來似的︰
  “今天挺怪的,付食柜丟了4袋冬筍。”
  “誰當班?”葛占水剎那間冷漠起來。
  “好像是個新來的,是李萬昌介紹來的,你不知道。”於水淼揣著明白裝糊塗。
  “噢──哎,下午我去倉庫,看到李萬昌他們正在搞小包裝,會不會……”
  “這些都算進去了,可還是差4袋。”
  見丈夫沈默不語,於水淼寬慰道︰“算了,這點小事你別放在心上,本來我不想告訴你,可李萬昌他們擔心你知道後,會找他們算帳,我才跟你打招呼。我已經吩咐他們別聲張了,新來的嘛,好多規矩都不懂。”
  “你怎么肯定是新來的呢?”
  “李萬昌和高鏡他們都這么說,我開始也不相信,瞧她蠻老實、蠻本份的,可那兒是柜台,高鏡一交棒就發現少了4袋,李萬昌都想搜她的包,但被我攔住了。”
  “不HTML clipboard灰姑娘的人生 可愛的人兒 可愛的人兒呀 人生智慧 完美人生可能,”葛占水撳息床頭燈,冷冷地說︰
  “睡覺。”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73 Reads)
白應峰伸出手,將她擁入懷中,任她哭盡心中的委屈與傷痛──那道因失去父愛而引發的傷痛。    
  他摟著她,緩緩步離這個令人心碎的地方。    
  如今,她是真的孑然一身了。    
  歷經喪父之痛和伍克都所引起的種種事件,驀然覺醒的她,不知道自己還剩什麼。    
  秦若雨不言不語,望著遠方似乎在憑吊著什麼,卻又像是望著遠方,不知道今後的方向。    
  她迎風而立,消瘦的身子在衣袂飄然中更顯得弱不禁風,似乎風一刮就能把她吹走似的,她茫然的凝視著遠方,直到一件披風伴隨著一只溫濃的手掌搭上她的肩。    
  秦若雨渾身一顫,不用回頭,她也知道此刻站在身後的人是誰。    
  她往後一靠,正好偎入白應峰守候的懷抱裡。    
  “什麼……都沒有了。”她終於開口,心中的悲哀似無止境。    
  “別這樣。”他心痛道。    
  他寧願她充滿恨意,也不要看見她喪心失魂的模一樣,她渾身所散發出的清冷,幾乎像是要磨滅她整個人一般,每每教他瞧得心驚。    
  她閉上眼,低喃著︰“爹為我犧牲自己,而我,卻什麼也沒做。被封為‘女神醫’的我,竟然救不了自己的父親。”    
  “若雨﹗”他急喚,不願她再陷入自責的恨海中。    
  “你不是神,縱使外人再怎么尊崇你,你仍舊只是個普通的女子,你不是能夠改變一切的神祉。不要恨自己。”    
  “什麼……都沒有了……”    
  “你忘了我還在你身邊嗎?”他在她耳畔堅定他說。    
  連著幾日來,她少食少眠,她可知道他看在眼裡有多么擔心?逝去的已然逝去,她怎能自殘似的任自己陷於悔恨之中?    
  任她沈浸在自我意識之中去沈澱喪父之痛,他只在一旁默默地陪著,無聲的給予依靠,她感受得到的,不是嗎?    
  秦若雨抬起眼,迷朦的焦距漸漸凝聚,他眼裡真真切切的擔憂與深情毫不掩藏的顯露。    
  “峰……”她低喚著,伸手撫上他的面頰,她怎么會不懂他的用意。“對不起,讓你為我擔心了。”    
  見她終於回神,他終於安慰地笑了。她疲倦的靠著他。    
  “峰,我們離開這裡吧﹗”她自他懷中抬頭。“這裡有太多我的過去、有令我傷痛的記憶,讓藥石山莊就此消失吧,而我,將不再為任何人治病。”    
  “若雨……”    
  她搖搖頭,努力綻出一抹笑,“虛名富貴如過往雲煙,女神醫已經死在那座倒塌的石屋裡了,從今以後,我只想當秦若雨,當你白應峰的妻子。”    
  “若雨﹗”她摟緊她。    
  他知道她為什麼會下這種決定,過去的一切太多太痛、也令她太悔恨,如果不拋棄,根本無法走下去。如今,她舍下一切,她只有他了。    
  “走吧。”    
  不等待再一次的落日,只因他們已經找到今後的起點,一對相依相偎的儷影就此消失。    
  一夕之間,原本頗負盛名的藥石山莊大門深鎖,不留任何人影。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藥石山莊會在一夕之間成為空屋。    
  莊主秦甫敬呢?    
  女神醫秦若雨呢?    
  就連秦家眾多的家仆也全部不見人影,一個也沒留下。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流言揣側四起,然而卻沒有人能證實,金刀門、伍克都、白應峰,都成了傳說之一,然而真相是什麼?    
  紛擾的傳言傳遍整個中原,然而隨著時日的久遠,可考的事實也就愈不見蹤影,到最後只剩下感嘆。    
  同一時間,傲立北方數十載的“鐵幫”也教人在一夕之間消滅,而那個神祕莫測的人始終未曾現身。在那一役中僥倖留下性命的人,只知道他叫“劍神”宇文天,而他的來歷去向盡成謎。    
  日復一日,人們茶余飯後的話題始終不曾稍減,Interior design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office furniture 興趣班 幼兒課程, 幼兒教育, 幼兒playgroup課程 暑假班活動, 親子活動而這些不解的疑問,最後也只成為眾人口中的傳奇罷了。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98 Reads)
伍克都神情未變,臉上露出一抹陰惻惻的笑,“秦甫敬,你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事情了嗎?告訴你,我不想要你這條命,秦若雨我要定了。”    
  他伸手捉住秦若雨便往婢女們的方向推。    
  “雨兒……”秦甫敬伸手想拉回女兒,秦著雨卻被人抓住。    
  “爹﹗”她大聲喊著,掙脫不開雙臂上的箝製,只能眼睜睜著著父親一點一滴的失去生命力。那未恢復的記憶──有關於他們父女之間的一切,就在此時一幕幕閃過腦海,從孩提時的稚真,長大後習醫、為人治病,母親過世後父女相依為命的種種,她的淚再也止不住的掉。    
  “爹希望你福祉……”菲傭| 印尼女傭| Overseas Employment Agency| Employment Agency| 家務助理| 本地家務助理| 女傭| 新娘化妝服務他用盡力氣吐出一個字。    
  伍克都蹲在他身邊,“秦甫敬,如果你不毀約,你可以活得很好,只可惜你太不識抬舉了。”他握住匕首.輕輕一使力,匕首刺得更深,秦甫敬瞪大雙眼,悔恨已晚的潰然倒下。    
  “不﹗”秦若雨奮力掙開抓著她的人,整個人撲向秦甫敬。    
  “爹、爹﹗”她淚如雨下。不﹗怎么可以,爹﹗    
  望著父親毫無生氣的面孔,她幾乎心魂懼喪。    
  “別難過了,他不會回來了。”伍克都冷酷道。    
  秦若雨倏地抬起頭,“兇手﹗”她指控道,雙眼充滿憤恨的瞪著他。    
  “怪我?”伍克都笑了出來,“要怪只能怪你父親太不識抬舉,如果他肯好好的遵守諾言,我還會奉養他的晚年呢﹗”    
  “秦家跟金刀門從現下起,再沒有任何瓜葛。”她緩緩站起身,渾身散發著一種冷冽的氣息,教人不敢輕視。    
  伍克都面容一變,“你以為來到這裡,你還有機會出去嗎?沒有我的命令,你不可能走得出去。”    
  “是嗎?”她揚起一抹冷笑,“你何不試試看?”她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她絕不會讓父親白死,而峰……她閉了下眼,來世再見。    
  她挑釁的態度終於惹怒伍克都,他大踏步走過來,一把捉住她,“既然你不想嫁給我,那我們正好省了這道手續。你不願意成為金刀門的門主夫人,那麼就當替我暖床的女人吧﹗”    
  他用力拖著她往內室走,秦若雨卻趁這個最接近他的時候,抓起懷中的粉末,一把洒向他的臉。    
  “啊﹗”伍克都還來不及意識到發生什麼事,臉上的劇痛己攫住他所有的感覺,而一旁的人更是看得駭然變色。    
  可惜急忙中秦若雨丟失了準頭,只洒到伍克都左半邊的臉。只見他左眼裡流出血,面頰開始紅腫潰爛。    
  秦若雨憤恨的看著他,“你難道忘了?我是女神醫,既然我懂得替人治病、解毒,自然也懂得該如何下毒。    
  我敢一個人來,就沒有活著走出去的打算。”就算會同歸於盡,她也要替父親報仇。    
  “來……來人……”    
  金刀門的手下見狀,連忙圍住秦若雨,不讓她有機會逃脫。    
  “你──”伍克都大怒的想一掌打死秦若雨,掌風還沒到,一道白色的人影卻迅速竄人場中,一手將她拉入懷裡,另一手則擋開伍克都的殺招。    
  光看眼前的一切,足夠讓白應峰推敲出發生了什麼事。望著秦甫敬心口處插著匕首倒在地上、秦若雨全身迸發的怒恨,他知道自己來遲了。    
  “若雨……”他輕聲嘆道,看著她因為太過氣憤而僵硬的表情。    
  “白應峰﹗”伍克都大吼,“又是你,好,今天大家都不要離開這裡﹗”他朝身後的椅背用力一扣。    
  一聲巨震響起,金刀門的人當下走的走、逃的逃,拼命為自己找條活路。伍克都陡地攻擊白應峰,拖住時間,只要石屋的大石一放下,他們就會葬身在這裡。    
  “哈哈……”伍克都瘋狂的大笑,攻擊白應峰的動作絲毫沒停。    
  白應峰將秦若雨推開,接下伍克都所有的攻擊,而陣陣巨石倒塌的聲音震醒了秦若雨。    
  她四下梭巡著,只見巨大的石閘極已落下一半,她驚慌喊道︰“峰,快走﹗”    
  白應峰分神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沖到石門前,告訴他逃生的明確方向,但伍克都卻刻意纏住他。    
  哼﹗誰也別想活著走出這裡。伍克都眼中的怒火更熾,像不要命的猛烈攻擊白應峰。    
  白應峰察覺到他的意圖,他轉守為攻的反擊出一掌,整個人順勢往門口退去。    
  “快走﹗”他抱住秦若雨,在石閘極落地的前一刻,他迅速飛出數丈,及時逃離。    
  在石閘極落地的瞬間,整座屋子立刻往下陷,白應峰與秦若雨遠遠的看著這一切。    
  大大小小的石磚一塊塊塌落,最後只剩下滿地混亂的石堆。    
  秦若雨失神地看著,咬著下唇,她嗚咽一聲,將頭埋人白應峰寬濃的胸膛中。    
  峰……HTML clipboard HTML clipboard迷你倉  http://www.maid-agency.com/| http://www.bigorange.com.hk/| http://www.interiordesign-office.com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85 Reads)
看見他點頭,秦若雨這才放心的笑了笑。    
  “福伯,我有些累,先回房休息。明天我離開山莊後,你就把山莊的大門封上吧。”她交待完便走向內院。    
  秦福靜靜地看著她離去。雖然小姐什麼都不說,但是他知道這一別,也許再也見不到小姐和老爺了,然而他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依照小姐的交待,讓藥石山莊就此消失。    
  秦若雨依照信中的交待,來到伍克都所指定的地方。那是一座位於偏僻城郊的石屋,四周長滿與人齊高的雜草,正好為它做了最好的掩蔽。    
  “你終於來了。”伍克都一見到她,便由座椅上起身緩緩走向她,“雨兒,你可知道我等你多久了?”    
  秦若雨冷著臉,“我爹呢?”    
  “別急。等我們拜堂的時候,他自然會出現做我們的主婚人。你放心,他是我的岳父,我不會對他不禮貌的。”伍克都笑了笑,接著喚來幾名婢女,“你們負責將雨兒打扮好,不許誤了成親的吉時。”    
  “雨兒……”    
  “慢著,我要先見我爹。”秦若雨執意道。    
  伍克都濃眉蹙緊,表情因她的不聽話而變得僵硬。    
  “如果不先讓我見我爹,你休想我會受你擺佈。”她堅決道,雙眸毫無畏懼的迎上他。    
  伍克都看著她半晌,突然,他輕笑了起來,“好吧,反正你也跑不掉。”他命人去將秦甫敬“請”出來。    
  不一會兒,秦甫敬被押出來。秦若雨連忙沖了過去,他除了神情疲憊些外,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爹﹗”    
  “雨兒,你怎么會來?”秦甫敬看著女兒,心知她一定是被威脅來的。    
  “爹,你還好嗎?”    
  “爹沒事。是爹害了你,如果爹沒替你訂下這門親事,你也不必──”    
  秦若雨搖搖頭,不讓她父親再繼續自責下去。    
  “爹,我想起一些事了,既然藥石山莊未來的主人是我,它的存續自然是我該負的責任。”    
  “雨兒你……”    
  “好了沒?雨兒,我可是讓你們父女倆見了面又說了話,你該乖乖進去打扮了吧。”伍克都示意婢女們將人帶進去。    
  “雨兒﹗”秦甫敬驚慌的低喊。從他昨天到這裡之後,他一直非常悔恨,他怎么能將女兒的終身托付給這種心狠手辣的人?伍克都甚至明白的威脅他,要滅掉整個藥石山莊。不,他不能將女兒送人虎口。    
  他將秦若雨拉至身後,“雨兒,爹不要你嫁給他。伍克都,藥石山莊與金刀門的婚約,自現下起一筆勾消,你與雨兒再無干系。”    
  伍克都神情一凜,“你打算毀婚了?”    
  “當初因為令尊救過我一命,所以才會訂下這門親事,現下要解除這件婚約,我把命還給你們,從今以後雨兒和你們再無任何關係﹗”    
  秦甫敬拿出準備好的匕首,毫不猶像的向自己胸口刺去﹗    
  “爹﹗”秦若雨一驚,伸手只來得及扶住他往下倒的身子。    
  “爹……”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72 Reads)
伍克都沈思著,半晌後露出一個狡猾的笑容,明天的婚禮,一定會如期舉行。    
  當秦若雨回到藥石山莊時,她立刻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小姐﹗”看見她進門,秦福連忙迎了出來。    
  “福伯。”秦若雨朝他點點頭,望瞭望四周後,她再度開口,“福伯,怎么莊裡的人都不見了?”    
  “這……”    
  “福伯,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小姐不用急,大部分的人都走了。”    
  “走了?”    
  “是老爺的意思,他要我把山莊裡的人找來,發給每個人三個月的工資,讓他們各自回鄉或者做點小生意。”    
  “爹為什麼要這么做?”    
  秦福嘆了口氣.“雖然老爺沒明說,但我知道老爺其實是為小姐著想,老爺不要小姐有後顧之憂。”    
  察若雨聽得一驚,抓著秦福連忙問;“福伯,我爹呢?    
  他在那裡?”    
  “老爺被金刀們的人請走了,伍克都派人來說有事要和老爺商量,老爺剛剛才走。”    
  “知道爹去了那裡嗎?”秦若雨追問道。    
  “不知道。怎么了?小姐。”    
  秦若雨搖搖頭,“沒什麼。對了,福伯;你怎么不走?”爹既然決定解散藥石山莊,應該不會留下任何人才是。    
  “福伯老了,又能走到那裡去呢?只要小姐和老爺都很好,福伯就心滿意足了。”從年輕到現下,除了藥石山莊,他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這時一群金刀門的人走進大門,其中一人開口問︰“秦小姐回來了嗎?”    
  她轉身看著他們,“我是秦若雨。”    
  “這是門主要我們交給你的信。”    
  秦若雨伸手接過,金刀門的人立刻離開。她拆開信,迅速看了一遍。    
  “小姐,信裡寫些什麼?”    
  她合起信,沉吟道︰“福伯,山莊裡還有多少人沒走?”    
  “大概還有十個。“    
  “福伯,如果我和爹在明天日落以前都沒回來,你就把藥石山莊關了吧。而山莊裡剩下的財物,就當是給你們養老的。”    
  “小姐……”秦福搖搖頭。    
  “福伯,這是爹和我最後的心意,你一定要答應我。”    
  她堅決地說道。    
  秦福為難地看著她,“小姐,伍克都在信裡究竟寫了什麼?”    
  “沒什麼,他只是要我履行婚約而已。”她語氣平靜的說,“福伯,答應我,如果我和爹都沒回來,你就讓藥石山莊就此消失吧,以後誰也不要提起。”不論她是不是得嫁給伍克都,藥石山莊再也不能如以往了,為了避免以後還有任何糾纏,最好的模式就是讓藥石山莊不存在。    
  “小姐……”    
  “福伯,答應我﹗”    
  秦福看她一臉堅決,只好點點頭。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63 Reads)
伍克都一把抱起她往他處奔去。在他身後,一道身影緊追了過去。    
  伍克都施展輕功往更深的林子飛掠,秦若雨不斷掙扎,一不小心,她由半空中跌了下來。    
  “啊﹗”她毫無防備的跌到地上,幸好地上鋪了許多枯葉,她並沒有受到重傷。然而這一跌,她的腦海中卻浮現出許多畫面。    
  “雨兒﹗”伍克都快速來到她身邊,方才她跌下來的那一幕,差點嚇死他了。    
  “放開我﹗”秦若雨甩開他的手,往另一邊滾去拉開兩人的距離。她一身野狼狽,身上有多處的擦傷,衣袖也被刮破。    
  “雨兒,如果你聽我的話,就不用受這種皮肉之痛了。瞧瞧你跌成這樣,你知道我多心疼嗎?”    
  “不用你管。”她冷言回道,對他的關心毫不領情。    
  “看來,就算我對你再好,你也不可能改變態度了。”    
  秦若雨撇開頭,根本不想看見他。    
  “你是我的﹗”他像鬼魅般移動,轉眼間巳攫住她下頜,硬是要她看著他。    
  “放開……放開我……”她的呼吸愈來愈困難,雙手徒勞無功的捶打著他的鐵臂,他卻未動分毫。    
  伍克都眼中閃過一絲光芒,俯下頭想吻住她,秦若雨一發現他的意圖,立刻張嘴用力咬他的手,伍克都受疼縮手,怒容一揚。    
  “你如此的倔強、如此的不願我碰你……”    
  “嘶”地一聲,他毫不留情地撕開她的前襟,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不﹗”秦若雨猛然大叫,心底的恐慌升到最高點,她激烈的反抗,卻只是讓自己更加不堪。    
  “放開我﹗不要……”    
  伍克都只消一只手臂便製住她雙手的盆動,另一手正準備伸向她胸口,突然一片竹葉不知由何處射來,凌厲的銳氣讓伍克都不得不飛身避開。    
  連著三片由不同方向射來的竹葉讓伍克都連避三次,而一道白影也在此時飛掠至秦若雨身邊;用披風蓋住她的身體,並扶著她站起來。    
  “峰?﹗”秦若雨不敢相信的緊盯著他。    
  白應峰動作輕柔的扶著她,溫暖的掌心與氣息深深安撫著她,她流著淚,卻不知道是因為他的到來還是因為方才的驚慌。    
  “又是你,白應峰﹗”伍克都避過竹葉後站了起來。    
  “很遺憾,又來打斷你的好事。”白應峰諷刺的回應,秦若雨所受的驚嚇,令他的神情冷峻了起來。    
  “別忘了,她是我未過門的妻子。”伍克都提醒道,秦若雨是屬於他的。    
  “你確定你一定娶得成?”白應峰扯出一抹笑,但眼底的神情卻不是那麼回事。    
  伍克都瞇起眼,“你想搶親?”以他的能耐,要在一群人中帶走一個人並不困難。    
  “我會做這種事嗎?”白應峰的神情像是多么不齒這種行為似的,不過他接下來的話卻足以令伍克都火冒三丈。“我只會讓你娶不到新娘而已。”    
  他淡淡的說著,一手擁著站立不穩的秦若雨半靠入懷中。    
  “白應峰﹗”    
  伍克都氣極的大喊,白應峰卻恍若未聞般,將秦若雨溫柔的扶靠在一叢翠竹旁,仔細交待,“在這邊等我一下。”    
  話才說完,伍克都的掌風已到身後,白應峰隨手格開,轉身應戰,兩人就這么旁若無人的打了起來。    
  這次不比上回,伍克都出手毫不留情,殺招盡出,周遭的翠竹幾乎無一幸免,全被凌厲的掌風掃斷,面對愈凌厲的招式,白應峰間躲得愈快,他不急著反擊,像在戲弄著眼前人般。伍克都久攻不下,心中的惱怒更甚。    
  “白應峰,你受死吧﹗”   

sanny | 5 November, 2008 | 一般 | (78 Reads)
關於依香和老槍的故事我後來零零星星的聽到一點。
  老槍在單位的時候曾經被當作梯隊的人選放到了瑞麗去鍛鍊過,有一天酒和多了又跑到江裡游泳,那個時候依香還在上中學,她看見了一個頭從水裡落了下去,她扔了書包就跳進了江裡,借著水的浮力把他碩大的身軀拉到了岸邊之後做了人工呼吸。
  這個故事我有點半信半疑,一是一個中學生是否具備這樣的醫學常識,但依象會游泳是真的,我後來去瑞麗的時候見識過;二是人工呼吸是否具備接吻的效果,據說很多女孩都忘記不了和自己有初吻或者第一次親密接觸人,不管那個人是皇帝還是罪犯,但依香做的人工呼吸是初吻嗎?
  我找不到什麼答案,老槍在瑞麗的時候差點和我翻臉就是因為我說了依香的事情,依香在她眼裡是尊神,這是我能感覺到的。因為神,所以老槍放棄了世俗的想法,他肯定是覺得自己在風月場上的經歷不適合與一個神成為這樣或者那樣的人。這是我的分析。
  我沒接到夜色的電話,一直到現下。
  今年的6月26日,我特意去了拓東體育場,那裡照例在向毒品宣戰。我真的很恨毒品,沒有這玩藝這世界上肯定不會有小王的憔悴也不會有老槍的非命,我去的一個想法還有就是想在那裡回想一些我與老槍的事情,他最後的瞬間早已在我心中定格
  我照例參加大會照例隨著人流出來,在我出來的時候我的眼睛一亮,我看到了那輛紅色的法拉利,看到了夜色溫柔上了車。
  我發了瘋的狂追。我還開著老槍的那輛越野,我追的時候就已經疲憊,在路過五一路口的時候我被紅燈擋了下來,後來法拉利就再沒了蹤影。
  那天的大會上宣佈了一個廣州毒犯的死刑,就是老槍曾經三次的同伙。那人的涉案數量是老槍的一百多倍。
  我沒能看清那人的面容,也沒記住那人歲數,就記住了毒品的數量。夜色溫柔怎么會來參加這樣的一個會議呢?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後來我發揮我超凡的想像力,想那個毒犯可能和她有點關係、或者夫妻、或者兄妹、或者父女。
  這么一想的時候我就難受,就會想起老槍與依香的事情,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sanny | 5 November, 2008 | 一般 | (77 Reads)
天亮了,陽光照耀著這座叫“春城”的城市。
  我在體育場外面閒逛,我想時間停留下來,那怕我在沒有見到老槍的機會只要時間能夠停留。
  街上有賣米線、餌塊的鋪子,我感到胃疼,感到餓。我要了一碗煮餌塊,那是我最愛吃的早點。
  我吃了一嘴胃就動了起來,沒跑到門口才吃進去的東西和昨天沒消化乾淨的東西就全部噴涌而出。
  “槽奈﹗”
  吃早點的人不約而同地說我“槽奈﹗”然後跑了個精光。
  “槽奈”就“槽奈”吧,我沒說話,我歉意地看著頭家,掏出一張偉大領袖遞給她,“夠了嗎?”
  頭家的臉色立刻從憤怒變成了鮮花與微笑。我冷笑了一聲出了店門,我不想看這樣的臉色,我擔心看了我會揮一揮手,要帶走人家的皮膚。這個美麗的清晨我很燥動,就想找什麼練練。
  高原的陽光很快就顯示他過分的熱情,我開始感到燥熱了,已經有警察開始來清理會場周邊的環境。一個警察讓我把車放到指定的位置,我按他的指揮做了。
  我那位當所長的同學也來了,他把我叫到了一棵樹下,遞了根煙給我,“老槍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以前不知道,現下知道了。”
  “真沒想到他會去販毒。”
  “我也沒想到,可是……”
  “看看他最後一眼吧。”
  “今天就要執行?”我真的希望他說不。
  他沒說話,把煙猛吸了一口扔進了垃圾箱,說︰“下午你到看守所去問問他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信或者別的東西。”
  他去干他的事情了,我在等著體育場的門打開,等著有害怕的那個時刻到來。
  中午的時候警車和警察都開始多了起來,我依然感到餓但我沒有一點的胃口。
  午飯時間一過,開會的人群開始朝體育場涌動,雲南靠近“金三角”,每年都會在這一天向毒品宣戰,每年都會有罪犯在這一天伏法。
  我跟隨著人群進了體育場,我找了一個靠近主席台的位置,那也是最接近罪犯的位置。
  體育場裡擺了幾口大鍋,武警門荷槍實彈地站在邊上,那裡面都是收繳的比如海洛因、冰毒、鴉片,這些東西將在後面的某個時候被燒毀。
  我的電話響了,是依香用手機打來的。
  “你在那裡?”
  “昆明啊。”
  “我知道你在昆明,我問的是具體的位置。”
  “拓東體育場。有什麼事情嗎?老槍今天還沒回來。”
  “那我馬上過來,你等我啊。”
  老天,居然有這樣的事情。要是我知道她在昆明我一定要告訴我在月亮上也不能說是拓東體育場。
  我已經無法逃離會場,領導們已經入場,尖銳的警笛也在鳴叫,我看到了罪犯們列隊在警察的看押下走了進來,走到我座位的正下方。
  我看到了老槍,他的頭髮很短,他的目光看著座位上的人群,他肯定看不到我的,我在人海裡很渺茫。
  法官們逐一宣佈了罪犯們的罪行和判決結果,老槍被宣佈立即執行,他的判決裡還有罪犯因為案子沒查清另案處理。
  判決宣讀完畢,熊熊大火燃燒了起來,焚燒著罪惡、焚燒著醜陋。會場裡掌聲經久不息。
  老槍們一干罪犯被帶出了會場,我隨著人群往外走。

sanny | 5 November, 2008 | 一般 | (65 Reads)
我把鯉魚放到滇池的時候老槍也開庭審判了。
  我站在滇池的邊上,就是海埂那片培養了無數中國足球男足臭腳的地方。在我要把魚放進水裡的時候我想起了老槍,我倒希望這桶裡的魚是他。魚有再生的機會而老槍有嗎?這些魚能在這還散發著臭味的湖水裡再生嗎?
  老槍在在法庭上那個他應該站的位置上接受公訴人的指控,他垂著頭,一直沈默。他的神情有些憔悴,臉比以前白了很多,腳上呆著戒具。
  “老槍﹗”
  我輕聲叫了一下。他聽到了,朝我看了一眼,笑了笑便把頭轉了過去面對法官。
  我感到自己的淚水涌動,那是我一生中見到的最不是笑容的笑容。
  公訴人指控的罪行一共四次,第一次就是他在我病臥緬甸的時候神祕消失的那一次,最後一次是依香說他來昆明的這一次。
  律師什麼也沒說,老槍也沒說。
  公訴人問他︰“你的非法所得用到什麼地方或者藏到什麼地方了?”
  “都在澳門輸光了?”
  “能輸得了那麼多嗎?”
  “再多我也還能輸掉。”
  律師告訴過我老槍確實去了三趟澳門,每賣一次毒品就去一次。我知道了,老槍其實從開始的時候就把什麼都準備了,公司是我的名字,上面進出的是貨款,誰都不會從那上面想到什麼的。
  “據調查和你自己交代,你以前是做木材生意的,而且有了規模,為什麼放棄正當的生意不做而要販毒?你難道不知道這是犯罪嗎?”
  “知道。但是我生意賒了本,我沒有別的辦法。”
  “你的公司呢?”
  “註銷了。”
  其實那些卷宗上都有了,現下不過是在例行公事。
  公訴人公訴人完,律師唯一提出了一點就是說他的認罪態度好,建議從寬處理。從寬處理能寬到那裡呢?已經接近十公斤數量的海洛因不是認罪態度好就能改變的,從寬也有從寬的限度。不是律師水準低,任何律師來都是這樣的。連被告都放棄了的事情律師又能又什麼作為?
  法官讓他做最後陳述。
  “我為我的罪行感到後悔,也為我的罪行給社會帶來的危害感到愧疚。我沒有別的要求,只想在執行前見見歸雁,讓他照料一下我的後事和家人。”
  法官當庭宣判︰判處死刑,如果當事人人不上訴,十天後執行。
  法官問他是否上訴?
  “我要上訴。”
  法庭的審判就這樣結束,法庭接受了他上訴的請求,老槍委托律師幫他寫上訴書。
  我和律師一起出了法庭。
  “你的這個朋友很聰明。”
  “為什麼這么說?”
  “他對罪行的指控供認不諱但是又上訴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
  “上訴是每個罪犯的權利,不管是犯了多么嚴重的罪行都有這個權利。他是在利用這個權利爭取時間,他肯定還有沒和你說完的事情,所以提出了見面的要求。”
  “這個時間會是多長?”
  “不知道,一般也有幾個月吧。判決之後的上訴要送到省高院重新審理,死刑的執行還要報最高民眾法院核準。他雖然罪行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但也不是那種非要立刻殺了的人。”
  “這個上訴你怎么寫?”
  “既然一定要寫肯定能找一些理由出來的,當然什麼都不能改變。”
  我想請律師吃飯。
  “不用了,我一般打不贏的官司都不會吃當事人的飯的,也算是頭班規矩吧。”
  我沒再強求,我開車到了我放魚的地方,我只看見了水草。在水裡的魚和在社會的人有什麼區別?也許它們不會被滇池的水嗆死但可能會被別的魚吃了,也可能回被再一次捕撈上來進了人的胃。這世界上沒有永恆的生命只會用永恆的記憶,而永恆的記憶也會隨著記憶人生命的消失而消失。
  我怎么成哲學家了?
 電話系統| Network Cabling| FM200| Raised Floor| UPS Hong Kong| Server Relocation| Pabx System| Telephone System| Office Telephone System| Panasonic Keyline| IT Support Service| AMP| Server Room Design| Server Room Equipments| Server Room Infrastructure| Structure Cabling| IT Outsourcing| Molex|

sanny | 5 November, 2008 | 一般 | (82 Reads)
只要老槍的兒子還活著,我會一直去找的,只要他的父母還活著,我會把他們養到天年的,只要依香願意,她就是我永遠的妹妹。
  我去看了一趟老槍的父母,那是兩個已經退休之後獨自生活在滇南小城建水的老人。他們一直生活在那裡也工作在那裡,退休後老槍想把他們接到昆明他們都不去,說是在小城成活慣了,到昆明受不了。還說老槍做的很多事情他們都看不順眼,不給彼此鬧別扭了。老槍也沒強求,出了點錢給他們修建了一個很別致的小院。
  建水透露著小城特有的古朴和安寧,這座古老的小城到處洋溢著濃濃的人情味,這東西親切而溫馨。也許他的父母留戀的就是這些吧,這些在昆明已經很難感覺到了。
  “他這陣都在忙什麼呢?好長時間電話沒一個,人也不回來。”我算了一下,他應該有一年多沒有在昆明了,當然沒有回家的日子更長。
  “他生意上很忙的,都做到國外去了,我都很少見他。”
  “忙得父母都不要了?”
  “他那裡敢啊?他這不是叫我來看你們的嘛。”
  “他的電話我們也打不通,他的那個媳婦都不喜歡我們,回去讓他給我們打電話吧。”
  “會的會的,他要不回來我收拾他。”我又接受了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漫長歲月,這樣暫時的謊言我需要用多少謊言來彌補?走一步是一步了,反正不能說老槍判了死刑。即使說老槍不要他們二老讓他們狠他都不能說他被判了死刑。
  “見到他的時候勸勸他,有的話我們和他說有代溝,朋友的話他可能更能接受,錢這東西沒有盡頭的,不要只象著賺錢。他的媳婦雖然對我們有意見,能對他好就可以了,我們有自己的工資也夠生活了,不指望他什麼,就是將來有個孫子可以抱抱也就可以了。”
  我把一些昆明賣的東西給了他們,說都是老槍賣的,又留下了一張有十萬金額的卡,也說是老槍辦的,說老槍這一陣老往國外跑,萬一有個事情一時回不來應個急。
  他們不要那個錢。
  “收下吧,你們用不了以後也是歸他。他這樣做也是沒辦法,你們不收他在外面跑著也不安心。”我幸好還有點接近三寸的舌頭,沒露出馬腳。
  “有事情找不到他就打我的電話吧,我反正工作的事情少,他忙不過來我來辦。”
  “他這些年的朋友也就是你們我還滿意了,你也該找個人結婚了,下回來要記著帶來給我們看哦。”
  我笑道︰“保證完成任務﹗”又是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
  回到昆明,我幫老槍買了電話號碼,那個號碼他永遠沒有用的機會了。號碼只告訴了他的父母。後來我一直揣著那個電話,有的時候開有的時候關,開的時候也碰到他父母打進來,我沒接。關的時候有時他們會聽到關機,有的時候會聽到不在服務區。
  電話在老槍就還活著,那個號碼我決定用到他父母都不在人世的時候。
  我把這些寫信告訴了老槍,他說謝謝我。
  忙完這些我真的感到了疲憊,我又該如何編製一個謊言去欺騙依香呢?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