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nny | 7 July, 2009 | 一般 | (22 Reads)
  除了滿頭白發,林女士的樣子一點兒也沒有變。那時她不顯年輕,現下海產也不覺衰老。她對我母親禮貌又謙恭,猶如當年對待康同璧一樣。

  她告訴我們︰“康老和羅小姐所有的東西,都在這裡儲存著。”說罷,轉身打開房間裡面的一扇門。

  原來這是一個兩居室的單元房。裡面的這間屋子,比外屋略大一些。家具,皮箱和雜物堆滿了整個空間,一直堆到天花板。我仔細辨認這些醫學美容常識系列知識舊物,想找到一件小東西,留做紀念。突然,我看到了那張黑褐色菲律賓木質圓形餐桌,那曾經擺著豆腐乳和烤饅頭片的餐桌,那放著一小碗燕窩等我去喝的餐桌。驀地,一陣隱痛浮上心來。

  “你今後怎么處理這些舊物?”母親問林女士。

  她答︰“不處理,我等著,等著康家的親屬。康家的人不來,我就這么守著。”

  和林女士分手的時候,她向我們深鞠一躬,並連連道謝。

  回到家中,心情無論如何也好不起來。晚上,全家吃過年夜飯,圍著九寸黑白電視機看節目。我的眼睛在看,心卻飛到了東四十條何家口。“瀚海漂流燕,乍歸來,依依難認,舊家庭院。”我想起了那裡的柴扉,石板路,御賜太平花,被挖走的榆葉梅,被開水澆死的玫瑰,還有我睡的窄窄小木床……

  夜裡我和母親並排躺下。母親累了,可我毫無睡意。

  我問母親︰“那東四十條何家口的大宅院,是康同璧自己的房子,屬於私產。林女士應該在那裡替康老和羅姨守護遺物。”

  母親說︰“那宅院早讓別人占了。”

  “誰占了?”我問。

  “葉道英。”

  “是葉劍英的弟弟嗎?”

  “是的。”

  我喊道︰“他憑什麼占康家的私房?”

  “江山都是人家的,還說什麼房子。”

  “混帳。”我翻身爬起,在監獄裡學會醫學美容資訊的臟話,不知怎地竟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