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nny | 6 May, 2010 | 一般 | (13 Reads)

你,是那一抹古典的月色,在似雪的梨花從盈盈一笑,開出了淡淡的素顏。杏花春雨江南,二十四橋明月,把斷腸人飄渺的簫音,盡灑容城。


春風十里,青青柳色,飛絮飄過阡陌,淒清的愛戀留在了燕北的黃昏。午夜落花的殘香隨夜風潛入櫳簾,到如今,要費盡多少情絲,才使的詩詞工整。思念的淚珠打濕了西風古道,一簾幽夢,也難把深情說盡。斷橋的明月;終究照不亮江楓漁火,清冷的煙波;就這樣把我的眸侵的冷冷冰冰。


殘更漏盡,一壺濁酒醉了少年的心,那一株曼繞的青藤,伴如煙飛過,隨飛燕飄零,曉風拂月,年復一年,年少的情懷瘋長在浩淼的紅塵。那一懷愁緒、幾年離索,誰在沈園牆上低吟——春如舊,人空瘦。


徜徉在明月下,星光冷冷。也許,廣寒仙子真不懂紅塵的心事,總是陰晴圓缺。月無錯,總是人之過,空窗下,羅衾夜夜夢歸人,殘燈下,歲歲年年紅顏老。憐你溫婉似荷,冰清如芙,挪不動一段碎步的光陰。丁香下飄過的笛音,喚起了沉睡的舊夢;迷濛的眸光醉了凡塵!當冷香牽住夢魂,思念都積成寒冰,哭泣的淚珠為什麼穿不透你緊閉的心門。我看見了嫦娥廣袖翩舞的背影,你知道嗎?那琴弦上憂傷的低吟,是我把片片相思,寄語春風。
邊城的風沙逐漸吹老了歲月,容顏被夜色慢慢的浸染,宮商角羽彈出的傷痕,唱不盡千年《樂府》裡的舊離恨。芳草萋萋千里,日暮鄉關何處,煙波江上輕舟在夜幕下漂流,一襲青衫佇立,你可知,那是八千里路雲和月的孤獨。惆悵時把欄杆倚遍,仗酒豪情被輕愁澆透,剩下的寂寞,在《詩經》泛黃的書頁裡瀰漫成一水的秋色。蒹葭深處,白霧迷離了衣袂飄舞。你婉約一笑,一杯酒,穿腸而過,一滴淚,灑落心頭。


寒食已近,看不夠的桃紅綠柳,春色越過紅牆,庭院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的四月,黑夜拉起簾幕無重數。遠方的遊子把天涯望盡,已是雨橫風狂三月暮,高樓重門、難見章台路。只能將愁眼盼予春風的詞筆中。你一簾晚月,溫暖了暮色中的紅塵一夢。一處相思,是一曲“胡笳”裡燕趙的歌聲,兩處閒愁,又把但願人長久的願望,寫成了千古的傳說。等到杏花的五月,烏衣巷陌,雙燕歸來成新客。


往事歷歷如夢,心中那一地的梨花如雪,姣姣如月。無奈舊怨未了又添一段新愁,心靈的歸舟在歲月的淺流中幾番沉浮。


春風吹過季節的青澀,已是花繁滿枝彩蝶亂舞。傷心橋下驚鴻照影,小園香徑,落紅掩不住徘徊的孤獨,意念翻不完舊事綿長。多少殘詞斷章話作相顧無言,一雙淚眼幾番執手相看。君不見,高堂明鏡空白髮,綠柳影中,亂紅飛過,滿身花影,孤心獨自憐。重扶殘醉西湖柳,閒情盡付江南煙,從此風月兩相看,再也休說,卻道天涼好個秋。今夜月色中天,飄渺的雲端宮商四起,是誰在輕吟低唱——綠紗裙,白羽扇。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當疏雨淋濕了新綠,曉霧也吞沒了炊煙。塞北煙寒,多少天涯客魂斷關山,黃沙卷沒了落日孤煙。夢中江南,迴廊朱窗,門庭冷暖,故國不堪回首,還念誰伴蹴鞦韆。


 朔風遮了新暖,林花謝了春紅。故園重簾仍未卷,思念的淚無數次濕了雙眼。歸程不定,卻誤了舊時堂前燕。煙雨江南,柳色又起飛煙,魂欲斷,杏花開不出你的舊容顏。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只是日日憑欄,暗自思量,無奈人生長恨水長東。待花滿地,月中天,是否能與你廊橋執手相見。


今夜,上弦月,挽住了說不盡的離愁,一抹古典的憂傷濕了眼,醉了心、瘦了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