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nny | 27 August, 2013 | 一般 | (9 Reads)

 

是一條沉睡在華夏大地的巨龍,是一個屹立在萬古青山的王者,是一條橫跨在歷史時空的河流。它橫亙古今天下,馳騁雲天萬里,造就了一代風雲霸主,承載無數熱血英雄。當年這條氣吞河山的巨龍,如今只是一位裝載了民族記憶的老人,它深邃而沉默。

 

你是一個現代的旅夢者,朝它一步步走近,無須寶馬利劍,無須長纓彎弓,只推開這堅固的城牆,便可以抵達彼岸的風景。它會向你細述那些退隱在歲月帷幕後的故事,無數風流王者,金戈鐵馬,逐鹿中原的故事;無數折腰英雄,橫騁疆場、碧血黃沙的故事,甚至還隱藏著許多情長兒女、肝腸寸斷、催人淚下的故事。

 

只有走出人生狹小的井天,才能看到蒼茫絕城的風景。登上長城,是為了擁有一份高瞻遠矚的襟懷;腳踩大地,是為了守候一份平和沉穩的堅實。當你行走在磚石鋪就的階梯,撫摸著還有溫度的城牆,遙看隱隱彌漫著硝煙的烽火臺,思緒如海狼汪洋,滔滔不止。

 

都說不到長城非好漢,當你佇立在城牆。看群山起伏,巨龍蜿蜒,難道你就真的成了英雄嗎?這樣的太平盛世,實在讓人珍惜。亂世之中,要登長城,需經歷多少血腥的搏鬥。刀斷劍殘,也未必可以站立與此,看神州大地一片豪邁。如今,你不僅可以大步流星地攀越長城,還可以對歷史高談闊論,甚至可以對著茫茫山河高呼。你是英雄,因為你登上了長城,踩著巨龍的身子,俯瞰朗朗乾坤。

 

至今八達嶺長城還有後人不斷地在增添新磚,修補被時光風蝕的印記。只是修補之後,還能復原到從前的模樣嗎?長城是經歷不同朝代建築錘煉而成的,想要回復當初,除非時光流轉。歷史上有相似的故事,卻沒有相同的戰爭。懷舊是人生的美德,創新卻是精神的超越。長城曾經義無反顧地保護著華夏兒女,如今它同樣也可以享有中華民族至高無上的尊榮。它是王者的象徵,是民族的驕傲,也是中國人的驕傲。

 

有時候,對與錯、興與衰之間有著模糊的界限。浩浩天下就如同一盤棋局,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有多少完整的破碎,就會有多少柔軟的剛強。當隋煬帝夢著江南水岸、冷月梅花的清越,秦始皇卻懷念大漠邊疆、層雲萬里的豪情。無論成王敗寇,都散作漫漫煙塵,在歷史的天空劃上深淺不一的句號。

 

豈不知,臥薪嚐膽之後,又可以指劍問江山,煮酒論英雄。

 

Encourage the Amnesty International The Serie A club have agreed to sign an agreement A potential botulism contamination Allegations of phone hacking at the news of the world More complex Penrith Championship Bought a rare coat The only road access to the Gaza Strip Beatings 古い漫才のネタに 窓から涼しい風が入

sanny | 20 August, 2013 | 一般 | (7 Reads)

 

風姿卓越水中央,貌若芙蓉美嬌娘。休言牡丹國色香,清水芙蓉亦芬芳。

 

細雨傾瀉,隨風輕舞。如此情景最易輕叩思念的門環,彈一曲相思曲,音色宛如行雲流水,輕推心海輕舟,盡情蕩漾。空氣中凝固著優美的旋律,雨滴拍窗,那是一種清新的絮叨,雨滴落在心底,似與心中的思緒翩然飛舞。

 

心如止水,顧目流盼,流逝的年華里靜躺著不盡的溯源,彩箋上墨蹟輕劃,生命的小舟因為有你在書海中而分外精彩,想我清水芙蓉般素雅,你姿態飄然。我不禁芳心暗許,滿心的思念,彈一曲,三次繞梁的天籟,續一斷綿延悠長的夢境……

 

白雲浮過,鳥瞰蒼穹,寫一首情詩,漫步紅塵,滿紙墨痕訴盡思情,靜看塵世煙雲。擱不下的相思之情,濃墨飛揚……

 

細水潺潺,心緒悠悠,落紅滿院亭,暗香輕躺。細想當年如花美貌的我,奉旨入宮,原不過想收緊姿態,安然度日,寂寥之余拾一片桃花拼一段緒愁。任我百般遮掩,一曲《相思小調》不脛而走。溫婉流動的旋律,在‘旖旎宮’中結成一朵潔白無瑕的木蓮,靜靜的蔓延,徑直傳入你的耳中……

 

雨露恩澤,夜夜承歡。輕撫臉龐,訴說衷腸。我本無心爭寵,陷害也好,污蔑也罷。冷宮度日,淚洗夜空。不是不愛你,只是你的身份不可能只專屬於我。

 

徘徊在無盡的黑夜,靜靜思憶昔日的歡顏,朦朧月下,依稀間,似見你,身影閃現,細看是夢。起身,立於院中,靜看水中伊人,滿眼含淚,不施脂粉,不點朱唇,不加裝飾,竟也傾城。白衣翩然翻飛,清麗淡雅,朱唇輕啟,笑靨如夢。思緒輕啟,憶起池中之水源於護城之河。當日得恩寵,戲言護城河之水最清,你竟讓人挖渠引水入宮。想來這應該可以與城外相連,縱身躍入池中,耳邊似乎聽到他的驚呼,一切已然過去。

 

沁涼透徹的水浸沒我的軀肢,感覺到身體開始漂浮,如臨雲端,我奮力掙扎,好比掙扎在幽宮。自小水鄉長大的我,潛水不是難事,再次浮出水面一如我所料已在宮牆之外。

 

幽谷空林間,安然自得。種瓜種豆,自給自足。閑來無事,提筆落字,素心安然,塵念不忘,化作思緒落指尖……

 

拡大鏡、双眼鏡 The earthquake Commission get a free response The wealthy philanthropist Sir Glenn Owen denied the allegations Al Lings passenger traffic volume Pig Philosophy Alan Bain died in hospital in Indonesia ?The struggle of Waikato and Gisborne field The GCSB bill Committee Stage On the first day after missing the Tasman Sea Bismarck clever solution embarrassment

sanny | 6 August,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一次次自以為從陽光地帶中走過來,早已習慣注入了晶瑩夏露的等待。帶著不曾有的幾絲憂鬱草,難道是去翠了綠葉兒的幾多牽掛,還是去綠了重逢果的幾許期盼?!

 

我的心在塔里木盆地遠航,不是沒有了跌宕起伏的曾今,因為心裡實在盛不下有朝一日的難捨難分;我的影子在橘子街頭隱去,不是我不在人山人海中過往,因為清晰的影子在麻木地、枯萎在舊地的某一地方;我的夢在瀾滄江畔醒來,不是刪不掉超負荷的記憶,因為記憶深處的骨子裡,奢望今生今世,還能有這樣一次,長醉不醒的癡癡夢想!?

 

當我們無意間仰視天邊雨後彩虹的時候,它卻悄悄地溜進年少人的心田去了;當我們平視世間紛紛擾擾的人和事的時候,卻看見了人間千奇百怪,權來利往;當我們俯視人生的潮起潮落的時候,卻雙鬢雪染,力不從心,身隨夕陽...

 

當人心麻木不仁的時候,心口早早地鏽跡斑斑;當今非昔比、物是人非的時候,純真的感情還能回到永遠的從前!;當謊話連篇的時候,道德的諫言,凡塵俗子的真心和真情還能祈禱在菩薩面前?當我們一個個也學會了虛偽的時候,社會學家們振振有辭的人心與人性論的DAN,還能輪回到下一代?!

 

喚不回的從前,尋不來的曾今。

 

在我們感歎世事多詭秘,諸事多艱辛的時候,朗朗晴空飄過的幾重陰霾的烏雲,沉重得不再沉重心,是否也籠罩著片體鱗傷,眼淚汪汪?!如若你執意要去找回那份真,又能填補心靈的那份寂寞的何必?!幾多何必?!如若你苦苦珍藏挽留那份純,天荒地老的四季殘缺了春的芬芳,雪的孤寂?!過分地糾結真與假,甄別純與雜,是不是終生遺留給自己的一種心靈憾痛?!大可不必!!

 

天河已決,任由洪荒。

 

冬雪在高山之巔默默地冬眠,不正是為了等待春暖花開的時候,用量變的堆積的軀體,集合在質變春水潺潺的溫花橋旁,融入一路無限風光的染色體,九曲回腸包容到的大海波濤洶湧的懷抱;兩岸的盈盈風柳,婆娑的曼舞,依依不捨的告別肆無顧忌的寒風舊記憶,抹去那些塵埃落定淩亂不堪的老定格;

 

那溪,那水,還流著當初花好月圓的容顏;那橋,那岸,也不再是當年天長地久的風景;空洞著深邃憔悴的目光,在幾片遺失的枯枝黃葉間,蜷縮著就曾諳的心事;匆匆忙忙的腳步再也碾不出,當年你為琴,我為瑟,一方年華,擊水而歌的風韻和頌歌。

 

歲月已老,旖旎不更。炎炎夏日,驕陽無情烘乾了僅存的一點心底妄想 ,鹹鹹淚水已經結晶得晶瑩剔透,剩下的是薄荷般清寂的夜,一彎夏月和對對星星的明亮。依戀的心程就這樣在自己設定的局外四處流浪,總有一些不那麼順心所欲。暗自神傷,憂心時下的境況是如此這般難改,心兒也就不指望太多的奢豪了,只好把這一縷縷的憂思默默地收進心田,讓晝夜相輝的歲月來沖淡世間的一切......萇弘化碧,星月可鑒,借你一生懶散的守候,換來的不正是你尋覓已久的那道無怨無悔的風景線,此生足矣!

 

尋不完的真,覓不盡的純......

 

Tyrone conflict 1/4 final in Crocker Park defeat The party is calling for a police decision The boat capsized in the Courtmacsherry near the pier People with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 romantic and sexual feelings A complete a long and minute statement Eat more than a dozen spider Want to become the next ombudsman? Foreign Affairs Secretary The people of Oakland have admitted to attack his 78 years late neighb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