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nny | 29 November, 2013 | 一般 | (6 Reads)
聽著舍友們均勻的呼吸聲,我淡漠的看著窗外紛紛灑灑的雪花,一口一口品嚐著手中雜牌啤酒的苦澀和冷漠,心中計算著今日的得失,或許在某個美麗的瞬間興奮的展望一下未來,但很快便想起來當下的無奈,便也只得悠悠的長嘆一聲。
想起早上​​早起不是為了自己的未來學習,也不是為了自己的身體晨練,只是為了舍友的好評,不禁苦笑自己的渺小。
想起匆匆吃完簡單的早餐,不是為了早點到教室預習專業課,也不是複習昨日的練習題,只是為了搶著去教室收拾衛生求同學一句讚美,去老師們辦公室打好熱水請老師一句讚許,臉上不禁露出對自己卑微的無奈。
想起午飯前冒著被老師批評的危險,給同學們發短信詢問誰需要代飯,卻在老師批評真正到來的時候,迎來的是同學們毫無憐憫的嘲笑和不以為然的人生攻擊,不禁快速拿起手中的酒瓶連續喝掉了打扮瓶沒有任何味道的酒水。
“我這都是為了什麼?這不是我!我的靈魂原本是那樣的驕傲,我的靈魂原本是那樣的自豪,可為什麼現在的我卻如此不可救藥呢?”
“因為你想要的是那樣的多。你想要在生活中少一點艱難險阻,因為你想在周圍人中脫穎而出,因為你想經歷不那麼平凡……可你什麼都沒有:沒有傲人的身材和相貌,沒有揮金如土的豪氣,更沒有技壓群雄的特長和氣場,所以——你活該如此卑微渺小。”
又想起下午體育課上憋屈的一幕:班長平時看起來關係那麼鐵的,可明明知道我喜歡她為什麼還要去調戲她呢?為什麼還要主動要她跳舞呢?難道說我的感受就那麼不值一提嗎?還好她是那樣的孤傲,仍然不為所動,看來生活並不是那樣的一團糟嗎?想到這裡,我不禁又多喝了幾口。
這時候,筆記本上亮起來她的頭像,主動給我發來消息,問我今天為什麼不主動攔住班長的胡鬧。我只是淡淡的說:我又能如何呢?他是班長……手機里傳來她失望的威信,我不禁一口氣喝下了手中一整瓶渾濁的酒水。
“親愛的,我不愛你嗎?我不愛你怎麼可能為你拒絕無數女孩子的曖昧呢?怎麼可能為你寫下一條條說說呢?怎麼可能用為數不多的零花錢和你一起去看電影出去玩兒呢?可,我的靈魂無法真正控制我的身體啊……不讓他們知道我們真正的關係,因為你真的好優秀好優秀,現在卑微渺小的我還配不上你。並不是我不敢承擔對你的保護啊……可我不能說,我不能讓你知道我的壓力,那樣會打破你無憂無慮的生活的。哎……親愛的,希望你一如既往吧。”
又想起晚上和社團那些哥們喝酒的時候,說好是AA的,可到最後,各種捏造,各種胡扯都是讓我來付賬,我他媽的是土豪啊?可我什麼也沒說,只得豪氣乾雲的闊綽了一次,可迎接我的是剩下十幾天的拮据啊。可我不能說,他們是我維持我在同學老師們面前有能力有人脈的遮羞布啊!
想了那麼多,看著桌子上七扭八歪的酒瓶,就好比我扭曲了的靈魂,被我徹底背叛了的靈魂一樣,沒有了原本的飽滿和鮮活,只剩下被壓的各種凹陷和扭曲,好像啊……
默默的收拾好桌子,靜靜的躺下,抹去一天的不開心,用虛無縹緲的未來麻醉自己,然後明天繼續帶上偽善的面具迎接又一天為之的挑戰:我這也算是生活精彩了吧……Memory of childhood High mountain and flowing water to find light of wisdom Mediocre moved The old tree Sad memories, the pain of the scar ripples across the. Autumn lake swim Qing Liu Yiyi Often hear Some things lost

sanny | 19 November, 2013 | 一般 | (6 Reads)
若無緣,六道輪迴,三千大千世界,百萬菩提眾生,為何我笑顏獨展?

若有緣,待到燈花百結之後,三千尺雪,一夜白髮,至此無語,卻只有灰燼沒有復燃。

    他覺得十分寒冷,寒冷並不是來於外界,而是來自他的心裡,如果有人看到,心情一定會受到他的影響,有種落淚的衝動。

    推開人群,他靜靜的離開了,孤獨的背影留給大家,原先嘲諷他的人都感到重重的壓抑,想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從地上爬起,一瘸一拐的蹣跚而去。一步一步的走在夜裡,他的影子沒有留在地面上,卻留在了所有人的心裡,留下的全是傷感,全是孤獨,全是無奈,是心碎的感覺。

    為什麼他的背影會如此孤獨?

    為什麼他的背影顯得那麼形單影只?他們才發覺,那瘦弱的身軀裡,竟然隱藏著幾多悲涼。

    為什麼她要拋棄我,就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恨他多一些,還是想念多一些。

    多麼淒迷的結果,生與死由天定,我與你再無關係。

    好一句絕情的戲言,好一個能將這話說的如此光面堂皇的你,也好一大群聽得如痴如醉的人們。

    一拳狠狠錘在地上,刺痛傳至心間,惺惺血紅,像是散落的梅花。不知道庭前花開花落,凋零過多少人的心,不知道潮起潮落沖走了多少人的淚,若問世間什麼最短?人生之路…

    被命運左右,自己究竟是在夢中還是現實?他迷茫著,這個夢有太過無奈,卻又讓人琢磨不透。一切的一切發生的太快,又消失的太快,也許那隻是夢一場,人生又何嘗不是一場夢,似睡似醒,沉醉不已,卻讓人回味無窮。

    過了好久,他突然站起身來,拎起倒地的行李,嘴角喃喃張合幾下。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去處,如果記憶沒有出錯,那應該還有一間可以遮風避雨的小屋。只有在那個自己的小窩裡才可以肆無忌憚的哭泣。

    這裡就將是我的家,他豪邁的說道,卻發現聲音有莫名的情愫,一種蒼白無力,一種想奪眼而出的衝動。

    再也無法抑制自自己的情感,淚水溢出眼眶,他一直隱忍到此,沒有在人前落下,現在只想盡情的宣洩,只有在這個自己的小窩裡才可以肆無忌憚的哭泣。

    發洩完過後,擦乾淚。

    歡笑的他們的,不是我的……

    以後的日子充滿迷茫,不知道該怎麼過。舉杯邀月,借酒消愁,可是酒在哪裡?只有一切從頭。

    從此,他墮入在自己的心靈世界,外界的一切都與他沒有關係。

    偶爾也會遙望遠處,希望能看到一些熟悉的人。別人漠視一身忙碌的他,就如同他漠視別人一樣。

    他無論對誰都冷冷淡淡的,好似一塊沒有感情的寒冰。

    經歷了巨大的希望落空後,他的心境似乎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心中莫名多了一份坦然,一份淡然。

    日子,不會因為你的想法,而有所改變。

    憂傷是我的,他們的快樂與我無關……

    那個世界破碎了,但還是永恆。

    真正的孤獨,不是被整個世界拋棄,而是身處繁華的鬧市之中,而讓自己顯得遺世而獨立。

    千年前種花是因緣,八千年後得果是造化,不受盡苦頭,怎來收穫的喜悅?花有開有謝,有些事是注定的。離你越來越遠 愛恨不再,了然無悲喜 最美的相遇 相愛就不要離開 喜歡是一個人的事 我願我是那陌上的青蕪 生命的孤島 都,只為了你 雛菊 無聲的交流 皮膚是最寶貴的財富

sanny | 11 November, 2013 | 一般 | (6 Reads)

  夏天的黃昏先生喜歡把壹張竹制躺椅搬到院邊,躺在上面享受微風帶來的涼爽,女兒和鄰家的小姑娘時而坐在兩張小竹椅上圍著先生吵鬧說笑,時而將錄音機放在木凳上,鄰家的小姑娘會放壹些諸如孫燕姿、蔡依林、林俊傑等人的歌曲,女兒便會獨舞,有的是她在學校參加表演時老師教的,多數是她自己跟著音樂隨意而舞的,我和先生也不反對她跳舞,因爲我們知道她有自己的世界……

  而我喜歡晚飯後去散步,多年來阿英、阿琴兩位姐姐始終等我從婆婆家吃完晚飯回來後才壹起手牽手出發,阿琴家的小狗歡歡總是雀躍地跑在前頭,由于那幾年火車還未開通,三姐妹便到鐵路橋上去乘涼,快到橋下時,歡歡會飛快地穿過地上的草叢,跨上台階站在橋頂上伸著長長的舌頭,氣喘籲籲地等著我們,我們相互攙扶著走過草叢,台階很窄上去的時候我走在前面,拽著身體較弱的阿英的手,阿琴走在最後面。到了橋上依著欄杆,我們都開心到極致,因爲橋上很安靜,夕陽西去的時候彩霞漫天,柳絮飄飄,清風徐徐,炎熱帶來的煩躁、生活中的苦難都會隨風散去,阿琴深鎖的眉頭會舒展開來,原本美麗的她會更加動人;阿英的眼睛寫滿了笑意,淳樸的她臉上格外燦爛;我更讓壹切釋懷,咨意享受夏日壹天中最美的悠閑,歡歡臥在鐵軌上,忠實地守護著我們,偶爾會有熱戀中的男女依偎在不遠處的水泥板上……

  華燈初上的時候,塵世的浮躁和喧囂慢慢消逝,夜色已拉開了迷蒙的帷幕,碧藍如水的天幕上新月彎彎、繁星點點,那顆曾經離我最近的星星已經很遠很遠……回家的時候歡歡早已沖到橋下,下台階的時候阿琴和阿英壹前壹後攙著我的手將我圍在中間,因爲我有恐高症。

  隨著火車的開通,阿琴要爲兒子准備婚事,阿英家的房子和我家的房子先後翻建裝修,因此夏日的黃昏鐵路橋上再也沒有我們的身影,但那裏曾經留下我們三姐妹深深的情誼以及對人生的釋懷。12月に私の30歳の誕生日だから ミニ靴  今日は 仕方ない 香港の大学で講演し 柑橘類 フロー狀態は 歯固めの日 一定會看到屬於自己的色彩 よく飽きない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