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anny | 5 November, 2008 | 一般 | (77 Reads)
天亮了,陽光照耀著這座叫“春城”的城市。
  我在體育場外面閒逛,我想時間停留下來,那怕我在沒有見到老槍的機會只要時間能夠停留。
  街上有賣米線、餌塊的鋪子,我感到胃疼,感到餓。我要了一碗煮餌塊,那是我最愛吃的早點。
  我吃了一嘴胃就動了起來,沒跑到門口才吃進去的東西和昨天沒消化乾淨的東西就全部噴涌而出。
  “槽奈﹗”
  吃早點的人不約而同地說我“槽奈﹗”然後跑了個精光。
  “槽奈”就“槽奈”吧,我沒說話,我歉意地看著頭家,掏出一張偉大領袖遞給她,“夠了嗎?”
  頭家的臉色立刻從憤怒變成了鮮花與微笑。我冷笑了一聲出了店門,我不想看這樣的臉色,我擔心看了我會揮一揮手,要帶走人家的皮膚。這個美麗的清晨我很燥動,就想找什麼練練。
  高原的陽光很快就顯示他過分的熱情,我開始感到燥熱了,已經有警察開始來清理會場周邊的環境。一個警察讓我把車放到指定的位置,我按他的指揮做了。
  我那位當所長的同學也來了,他把我叫到了一棵樹下,遞了根煙給我,“老槍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以前不知道,現下知道了。”
  “真沒想到他會去販毒。”
  “我也沒想到,可是……”
  “看看他最後一眼吧。”
  “今天就要執行?”我真的希望他說不。
  他沒說話,把煙猛吸了一口扔進了垃圾箱,說︰“下午你到看守所去問問他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信或者別的東西。”
  他去干他的事情了,我在等著體育場的門打開,等著有害怕的那個時刻到來。
  中午的時候警車和警察都開始多了起來,我依然感到餓但我沒有一點的胃口。
  午飯時間一過,開會的人群開始朝體育場涌動,雲南靠近“金三角”,每年都會在這一天向毒品宣戰,每年都會有罪犯在這一天伏法。
  我跟隨著人群進了體育場,我找了一個靠近主席台的位置,那也是最接近罪犯的位置。
  體育場裡擺了幾口大鍋,武警門荷槍實彈地站在邊上,那裡面都是收繳的比如海洛因、冰毒、鴉片,這些東西將在後面的某個時候被燒毀。
  我的電話響了,是依香用手機打來的。
  “你在那裡?”
  “昆明啊。”
  “我知道你在昆明,我問的是具體的位置。”
  “拓東體育場。有什麼事情嗎?老槍今天還沒回來。”
  “那我馬上過來,你等我啊。”
  老天,居然有這樣的事情。要是我知道她在昆明我一定要告訴我在月亮上也不能說是拓東體育場。
  我已經無法逃離會場,領導們已經入場,尖銳的警笛也在鳴叫,我看到了罪犯們列隊在警察的看押下走了進來,走到我座位的正下方。
  我看到了老槍,他的頭髮很短,他的目光看著座位上的人群,他肯定看不到我的,我在人海裡很渺茫。
  法官們逐一宣佈了罪犯們的罪行和判決結果,老槍被宣佈立即執行,他的判決裡還有罪犯因為案子沒查清另案處理。
  判決宣讀完畢,熊熊大火燃燒了起來,焚燒著罪惡、焚燒著醜陋。會場裡掌聲經久不息。
  老槍們一干罪犯被帶出了會場,我隨著人群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