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85 Reads)
看見他點頭,秦若雨這才放心的笑了笑。    
  “福伯,我有些累,先回房休息。明天我離開山莊後,你就把山莊的大門封上吧。”她交待完便走向內院。    
  秦福靜靜地看著她離去。雖然小姐什麼都不說,但是他知道這一別,也許再也見不到小姐和老爺了,然而他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依照小姐的交待,讓藥石山莊就此消失。    
  秦若雨依照信中的交待,來到伍克都所指定的地方。那是一座位於偏僻城郊的石屋,四周長滿與人齊高的雜草,正好為它做了最好的掩蔽。    
  “你終於來了。”伍克都一見到她,便由座椅上起身緩緩走向她,“雨兒,你可知道我等你多久了?”    
  秦若雨冷著臉,“我爹呢?”    
  “別急。等我們拜堂的時候,他自然會出現做我們的主婚人。你放心,他是我的岳父,我不會對他不禮貌的。”伍克都笑了笑,接著喚來幾名婢女,“你們負責將雨兒打扮好,不許誤了成親的吉時。”    
  “雨兒……”    
  “慢著,我要先見我爹。”秦若雨執意道。    
  伍克都濃眉蹙緊,表情因她的不聽話而變得僵硬。    
  “如果不先讓我見我爹,你休想我會受你擺佈。”她堅決道,雙眸毫無畏懼的迎上他。    
  伍克都看著她半晌,突然,他輕笑了起來,“好吧,反正你也跑不掉。”他命人去將秦甫敬“請”出來。    
  不一會兒,秦甫敬被押出來。秦若雨連忙沖了過去,他除了神情疲憊些外,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爹﹗”    
  “雨兒,你怎么會來?”秦甫敬看著女兒,心知她一定是被威脅來的。    
  “爹,你還好嗎?”    
  “爹沒事。是爹害了你,如果爹沒替你訂下這門親事,你也不必──”    
  秦若雨搖搖頭,不讓她父親再繼續自責下去。    
  “爹,我想起一些事了,既然藥石山莊未來的主人是我,它的存續自然是我該負的責任。”    
  “雨兒你……”    
  “好了沒?雨兒,我可是讓你們父女倆見了面又說了話,你該乖乖進去打扮了吧。”伍克都示意婢女們將人帶進去。    
  “雨兒﹗”秦甫敬驚慌的低喊。從他昨天到這裡之後,他一直非常悔恨,他怎么能將女兒的終身托付給這種心狠手辣的人?伍克都甚至明白的威脅他,要滅掉整個藥石山莊。不,他不能將女兒送人虎口。    
  他將秦若雨拉至身後,“雨兒,爹不要你嫁給他。伍克都,藥石山莊與金刀門的婚約,自現下起一筆勾消,你與雨兒再無干系。”    
  伍克都神情一凜,“你打算毀婚了?”    
  “當初因為令尊救過我一命,所以才會訂下這門親事,現下要解除這件婚約,我把命還給你們,從今以後雨兒和你們再無任何關係﹗”    
  秦甫敬拿出準備好的匕首,毫不猶像的向自己胸口刺去﹗    
  “爹﹗”秦若雨一驚,伸手只來得及扶住他往下倒的身子。    
  “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