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anny | 10 November, 2008 | 一般 | (73 Reads)
白應峰伸出手,將她擁入懷中,任她哭盡心中的委屈與傷痛──那道因失去父愛而引發的傷痛。    
  他摟著她,緩緩步離這個令人心碎的地方。    
  如今,她是真的孑然一身了。    
  歷經喪父之痛和伍克都所引起的種種事件,驀然覺醒的她,不知道自己還剩什麼。    
  秦若雨不言不語,望著遠方似乎在憑吊著什麼,卻又像是望著遠方,不知道今後的方向。    
  她迎風而立,消瘦的身子在衣袂飄然中更顯得弱不禁風,似乎風一刮就能把她吹走似的,她茫然的凝視著遠方,直到一件披風伴隨著一只溫濃的手掌搭上她的肩。    
  秦若雨渾身一顫,不用回頭,她也知道此刻站在身後的人是誰。    
  她往後一靠,正好偎入白應峰守候的懷抱裡。    
  “什麼……都沒有了。”她終於開口,心中的悲哀似無止境。    
  “別這樣。”他心痛道。    
  他寧願她充滿恨意,也不要看見她喪心失魂的模一樣,她渾身所散發出的清冷,幾乎像是要磨滅她整個人一般,每每教他瞧得心驚。    
  她閉上眼,低喃著︰“爹為我犧牲自己,而我,卻什麼也沒做。被封為‘女神醫’的我,竟然救不了自己的父親。”    
  “若雨﹗”他急喚,不願她再陷入自責的恨海中。    
  “你不是神,縱使外人再怎么尊崇你,你仍舊只是個普通的女子,你不是能夠改變一切的神祉。不要恨自己。”    
  “什麼……都沒有了……”    
  “你忘了我還在你身邊嗎?”他在她耳畔堅定他說。    
  連著幾日來,她少食少眠,她可知道他看在眼裡有多么擔心?逝去的已然逝去,她怎能自殘似的任自己陷於悔恨之中?    
  任她沈浸在自我意識之中去沈澱喪父之痛,他只在一旁默默地陪著,無聲的給予依靠,她感受得到的,不是嗎?    
  秦若雨抬起眼,迷朦的焦距漸漸凝聚,他眼裡真真切切的擔憂與深情毫不掩藏的顯露。    
  “峰……”她低喚著,伸手撫上他的面頰,她怎么會不懂他的用意。“對不起,讓你為我擔心了。”    
  見她終於回神,他終於安慰地笑了。她疲倦的靠著他。    
  “峰,我們離開這裡吧﹗”她自他懷中抬頭。“這裡有太多我的過去、有令我傷痛的記憶,讓藥石山莊就此消失吧,而我,將不再為任何人治病。”    
  “若雨……”    
  她搖搖頭,努力綻出一抹笑,“虛名富貴如過往雲煙,女神醫已經死在那座倒塌的石屋裡了,從今以後,我只想當秦若雨,當你白應峰的妻子。”    
  “若雨﹗”她摟緊她。    
  他知道她為什麼會下這種決定,過去的一切太多太痛、也令她太悔恨,如果不拋棄,根本無法走下去。如今,她舍下一切,她只有他了。    
  “走吧。”    
  不等待再一次的落日,只因他們已經找到今後的起點,一對相依相偎的儷影就此消失。    
  一夕之間,原本頗負盛名的藥石山莊大門深鎖,不留任何人影。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藥石山莊會在一夕之間成為空屋。    
  莊主秦甫敬呢?    
  女神醫秦若雨呢?    
  就連秦家眾多的家仆也全部不見人影,一個也沒留下。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流言揣側四起,然而卻沒有人能證實,金刀門、伍克都、白應峰,都成了傳說之一,然而真相是什麼?    
  紛擾的傳言傳遍整個中原,然而隨著時日的久遠,可考的事實也就愈不見蹤影,到最後只剩下感嘆。    
  同一時間,傲立北方數十載的“鐵幫”也教人在一夕之間消滅,而那個神祕莫測的人始終未曾現身。在那一役中僥倖留下性命的人,只知道他叫“劍神”宇文天,而他的來歷去向盡成謎。    
  日復一日,人們茶余飯後的話題始終不曾稍減,Interior design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office furniture 興趣班 幼兒課程, 幼兒教育, 幼兒playgroup課程 暑假班活動, 親子活動而這些不解的疑問,最後也只成為眾人口中的傳奇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