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anny | 29 November, 2013 | 一般 | (6 Reads)
聽著舍友們均勻的呼吸聲,我淡漠的看著窗外紛紛灑灑的雪花,一口一口品嚐著手中雜牌啤酒的苦澀和冷漠,心中計算著今日的得失,或許在某個美麗的瞬間興奮的展望一下未來,但很快便想起來當下的無奈,便也只得悠悠的長嘆一聲。
想起早上​​早起不是為了自己的未來學習,也不是為了自己的身體晨練,只是為了舍友的好評,不禁苦笑自己的渺小。
想起匆匆吃完簡單的早餐,不是為了早點到教室預習專業課,也不是複習昨日的練習題,只是為了搶著去教室收拾衛生求同學一句讚美,去老師們辦公室打好熱水請老師一句讚許,臉上不禁露出對自己卑微的無奈。
想起午飯前冒著被老師批評的危險,給同學們發短信詢問誰需要代飯,卻在老師批評真正到來的時候,迎來的是同學們毫無憐憫的嘲笑和不以為然的人生攻擊,不禁快速拿起手中的酒瓶連續喝掉了打扮瓶沒有任何味道的酒水。
“我這都是為了什麼?這不是我!我的靈魂原本是那樣的驕傲,我的靈魂原本是那樣的自豪,可為什麼現在的我卻如此不可救藥呢?”
“因為你想要的是那樣的多。你想要在生活中少一點艱難險阻,因為你想在周圍人中脫穎而出,因為你想經歷不那麼平凡……可你什麼都沒有:沒有傲人的身材和相貌,沒有揮金如土的豪氣,更沒有技壓群雄的特長和氣場,所以——你活該如此卑微渺小。”
又想起下午體育課上憋屈的一幕:班長平時看起來關係那麼鐵的,可明明知道我喜歡她為什麼還要去調戲她呢?為什麼還要主動要她跳舞呢?難道說我的感受就那麼不值一提嗎?還好她是那樣的孤傲,仍然不為所動,看來生活並不是那樣的一團糟嗎?想到這裡,我不禁又多喝了幾口。
這時候,筆記本上亮起來她的頭像,主動給我發來消息,問我今天為什麼不主動攔住班長的胡鬧。我只是淡淡的說:我又能如何呢?他是班長……手機里傳來她失望的威信,我不禁一口氣喝下了手中一整瓶渾濁的酒水。
“親愛的,我不愛你嗎?我不愛你怎麼可能為你拒絕無數女孩子的曖昧呢?怎麼可能為你寫下一條條說說呢?怎麼可能用為數不多的零花錢和你一起去看電影出去玩兒呢?可,我的靈魂無法真正控制我的身體啊……不讓他們知道我們真正的關係,因為你真的好優秀好優秀,現在卑微渺小的我還配不上你。並不是我不敢承擔對你的保護啊……可我不能說,我不能讓你知道我的壓力,那樣會打破你無憂無慮的生活的。哎……親愛的,希望你一如既往吧。”
又想起晚上和社團那些哥們喝酒的時候,說好是AA的,可到最後,各種捏造,各種胡扯都是讓我來付賬,我他媽的是土豪啊?可我什麼也沒說,只得豪氣乾雲的闊綽了一次,可迎接我的是剩下十幾天的拮据啊。可我不能說,他們是我維持我在同學老師們面前有能力有人脈的遮羞布啊!
想了那麼多,看著桌子上七扭八歪的酒瓶,就好比我扭曲了的靈魂,被我徹底背叛了的靈魂一樣,沒有了原本的飽滿和鮮活,只剩下被壓的各種凹陷和扭曲,好像啊……
默默的收拾好桌子,靜靜的躺下,抹去一天的不開心,用虛無縹緲的未來麻醉自己,然後明天繼續帶上偽善的面具迎接又一天為之的挑戰:我這也算是生活精彩了吧……Memory of childhood High mountain and flowing water to find light of wisdom Mediocre moved The old tree Sad memories, the pain of the scar ripples across the. Autumn lake swim Qing Liu Yiyi Often hear Some things lost